亲,请登录 | 注册为会员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康养.保健
专家观点
健康调理
偏方秘籍
健康饮食
未病先防
康养知识
服务经验

养子被指孝道缺失 八旬老人有家难回

2020/9/9 8:01:53    来源:互联网    作者:第六村康养摘录    点击数:50
分享到: 更多

核心提示:孝道是中国传统社会十分重要的道德规范,也是中华民族尊奉的传统美德。乌鸦尚有反哺之意,羊羔也有跪乳之情,何况人乎? 2019年12月24日,直播日照以《父亲瘫痪在床 养子十年不露面》为题,就“80多岁的老父亲瘫痪在床,而养子已经长达十年几乎没探望、照顾过老父亲”一事进行公开报道,一度在当地引起较大反响。

刘生贤老人今年83岁,因患脑血栓,卧床十多年。老人原本是山东省日照市卫生系统的工作人员,上世纪80年代,为了照顾自己的养子刘岩,提前退休,让其养子刘岩接了班。现在刘岩在日照市皮防所医务科工作。

1970年,刘生贤遇到一个患有先天性唇腭裂的弃婴。当时没有子女的刘生贤就把这个弃婴领养回家,一路含辛茹苦的把他抚养成人。

80年代末期,还有最后一批干部子女接班政策。为了赶上这趟车,正当壮年的刘生贤放弃干部待遇,以职工身份退休,让养子刘岩接了班,并在刘岩成年时为其买房娶妻。后来刘岩有了孩子,老人家有了孙子,也曾倾其全力为孙子上学拿借读费等……期间虽然发现刘岩不关心家人不孝顺老人,结婚多年从未叫二老及家人去他家吃过饭,但因为没有什么根本矛盾,一家人也算是和气。

2001年,老人从三庄迁居城里,卖掉旧居,在许家楼购置了一处小院。

2004年,刘生贤老人的夫人病逝;2005年,刘生贤老人续弦再婚,与许女士结婚;2008年,刘生贤老人在打球的时候,突然脑出血。平时就不怎么过问老人的刘岩,仅在开始时去过几次医院,后续就再也不管不问老人的健康了。刘岩的妻子竟是从没去过一次医院,没给老人送过一口饭。老人在ICU治疗期间,刘岩还把老人的电动车骑走,把老人家里能搬的稍微有点价值的东西都搬走。这些所作所为,让老人及家人很是伤心。

2010年,许家楼拆迁。当年老人因为年龄原因,是让刘岩去办的房子的一切手续,而他去办理房产证的时候,把房主写成自己的名字。虽然两位老人当时也曾提过异议并和刘岩发过火,但因为觉得后续总归也会留给刘岩,此事就不了了之了。许家楼村两委在拆迁时了解了真实情况,并和老人及刘岩沟通过后根据当年的实际购房情况,与刘生贤老人签订了拆迁协议,并找刘岩收回了房产证。

广告真相!中国股市发布罕见利好,牢记 七不买三不卖 ,爆红股市!2011年,刘生贤老人曾经会同养女以及许女士的子女一起讨论与刘岩签订了一个协议书,明确该房产日后的产权归属。等房子回迁后,由老人居住,产权归刘岩所有,其他人不与刘岩争这笔财产。但是刘岩最终没在这份协议书上签字。

2014年,刘生贤老人因为年龄大了,出租房的房东委婉的拒绝了他们继续租住的要求,老两口就来到了养女家里,住在养女的一处小房子里。养女和女婿工作繁忙,但是依然坚持照顾老人。

2016年,刘生贤老人又得了脑血栓。多年来一直在医院和“家”两边跑。医院个数月,“家”里个数月。老人意识虽然不清晰了,但是一直有个心愿,就是能够回到自己的房子里生活。

2019年,许家楼村开始回迁。由于当时许家楼村签的拆迁协议是与刘生贤老人签署的,所以在分配住房的时候,按拆迁协议是应该由刘生贤老人居住。而其养子刘岩这时候竟然以房产证的名字是他的名字为由,带着妻子去村里大闹,多次拨打市长热线给村委施加压力,不准给老人钥匙,拒绝老人入住。

2019年10月29日,因为刘岩一直不肯让刘生贤老人搬回新家,老人坐着轮椅,由养女推着,来到其单位找他。刘岩把自己办公室门锁死,任由刘生贤老人在外边等待就是不见面。

2019年11月12日,刘岩把许家楼村告上了法庭。法庭开庭时村委要求老人出庭,被刘岩拒绝。后续刘岩撤诉;2020年8月,刘岩竟把老人也告上了法庭。收到传票的老人已好久不能安心养病,多日以泪洗面,后悔当初收养了这个刘岩。

据刘生贤老人和许女士以及他们的子女讲述,在老人生病住院的这十几年里,刘岩看望老人的次数一共不足5次,其中一次是因为他的3个朋友看望老人的时候,留下300块钱,他来说这个人情得他还,把那300块钱从老人手里要走,顺便把他的朋友带来的牛奶等慰问品也拎走了;还有一次,是其单位皮防所一位同事的孩子结婚,他拿着请帖找老人要钱,喝喜酒,还人情。

刘生贤老人自市医院重症监护室出院后,就开始在华方医院住院理疗,这期间都是许女士在陪护。据许女士介绍,这十多年来,风风雨雨,吃苦受累都不怕,自己的子女虽然经济条件差点儿,可都很孝顺的。唯独这个刘岩的做法,实在是太伤人心。

刘生贤老人的愿望,就是能够早日回到本应该属于自己的家中。他今年80多岁,未来不知道还能活多少年,能够在自己的家里寿终正寝,也是了了一个心事。而由于刘岩的阻挠,本该去年就住上的新房,老人至今未见到钥匙。

不念救命之恩,不念养育之情,也就罢了,到最后反而恩将仇报,不管不问。连华方医院的医生护士都看不下去,纷纷站出来为老人作证,谴责这种不孝顺的行为。同时,刘岩虽然未对老人尽孝,却借老人的名义借国家赡养老人的政策享受着免税补贴。

孝道是中国传统社会十分重要的道德规范,也是中华民族尊奉的传统美德。乌鸦尚有反哺之意,羊羔也有跪乳之情,何况人乎? 我们期待这件事能够有一个合理合法的结果,老人能安心的在自己的房子里生活,不再风雨漂泊。

新闻链接:父亲瘫痪在床 养子十年不露面

直播日照(2019年)12月24日讯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可最近市民刘女士跟我们反映,说自己80多岁的老父亲瘫痪在床,而哥哥已经长达十年几乎没探望、照顾过老父亲,父子关系、兄妹关系已经降到了冰点。

12月19日上午,记者在华方医院的病房里见到了81岁的刘生贤。老人已卧床十多年,不仅生活不能自理,意识也有些模糊。记者了解到,刘生贤和已经去世的老伴年轻时领养了一对儿女。眼下,只有养女刘芳和刘生贤现在的老伴许崇开在身边照顾,养子刘岩已经接近十年几乎没有露过面了。

“继母待人很好,到了2008年的时候,我父亲脑出血,左侧身体就行动不便了,这么多年就我继母一直照顾着,我哥哥第一年的时候偶尔来一次,后来就不见了。”刘芳告诉记者,父母对待兄妹俩一直非常疼爱。1989年前后,为了给哥哥刘岩安排工作,正值壮年的父亲提前退休,让哥哥接了班。

刘芳说,父子俩多年未见,哥哥对老父亲漠不关心,起因是因为一套房子。多年前,父母将老家房子卖掉,到城区买了三间平房,2011年这三间平房拆迁,按照协议老房子可以置换一处楼房。就是这处楼房,让父子俩心生罅隙。

“当时我父亲把钱都给了哥哥,我哥哥就把房产证改成他的名字了,拆迁的时候我妈就已经去世了,这不就关系到房子吗,我们就想着让我父亲和我继母拆迁以后那房子继续住着,百年以后房子还属于我的哥哥。”刘芳说,哥哥刘岩去办理拆迁手续时,将三间平房改成了自己的名字,而后期是父亲刘生贤和村里签订的《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也就是说,房产证名字和拆迁协议落款不是同一个人。为了避免和刘岩因为房子产生纠纷,父亲曾想在村委的见证下和刘岩签一份协议,约定该楼房由父亲和继母居住,两位老人百年后,房子归刘岩支配,“我们当时起草了这个协议,我哥哥不签这个协议,因为他就不想让我父亲住,我哥哥就再也没有露过面。”

因为父子俩对于房子的归属问题一直没有达成一致,现在这处楼房的钥匙还放在村委,房子一直没有分配。自从房子问题闹得不愉快至今,刘生贤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儿子了。

“我爸爸刚得病的那几年,每次一到过节的时候,他就会哭,一想起我哥哥,就心里难受。”刘芳说。

“之前那七八年,星期天人家来看,他闺女来还好点,闺女不来,看看人家那孙子儿媳妇来,他就蒙被子里掉眼泪,我说你哭什么,我哪里没伺候好你,他说不关你的事。他不说,他这个人太老实了,过后他说想起刘岩就难受,刘岩下生那天就把他抱回来了。”许崇开告诉记者。

自从2008年刘生贤患病以来,老伴许崇开一直精心照料,几个子女也都尽力帮衬,但因为刘生贤要常年住院治疗,花费很大,两位老人的生活越来越捉襟见肘。

“有一次我已经走了,我回头回去以后,一上卫生间,看见挂了一条大爷穿的内裤,补了14个补丁。”许崇开的女儿惠丰萍说。

现在刘生贤的身体每况愈下,家人希望刘岩能让老人在自己的房子里安享晚年,并希望刘岩能尽到为人子女应尽的赡养义务。

“现在老人已经到这样了,还不知道能活到哪一天,应该让刘岩尽到该尽的义务,赡养老人,从小抚养大,至少情感上对老人有个交代,老人的孙子十年都没见过了,老人也有见见孩子的权利。”刘生贤的女婿匡红波说。

面对妹妹和家人的指责,刘岩又是什么态度呢?12月20日上午,记者电话联系到了刘岩。刘岩说,因为和父亲在房子问题上无法达成一致,自己至今没有分得这处楼房,所以父亲也住不了,“现在许家楼原来那个房子是我买的,没分给我,他说他没地方住了,最起码分给我了,我才能弄怎么回迁这个事,你们没地方住,我怎么回迁,怎么住。”

刘岩说,因为村委一直没有将房子钥匙分给他,所以他已经将村委告上了法庭,房子到底属于谁,将由法院来判决。对于妹妹指责自己对父亲漠不关心的事,刘岩并不认可,“我父亲有病的时候我也是第一时间到了医院的,治疗,晚上在重症监护室门口,都是我陪床的,再后来从重症监护室出来,康复治疗,我联系的华方医院,从那以后时间可能去的少一点,因为拆迁的时候我发现我妈的遗像,放在拆迁的现场,我试着很难受,到后来我就去的少了。”

妹妹刘芳说,针对房子问题,他们曾经起草过一个协议,但是刘岩不签。对此刘岩表示,自己没见过这个协议,但是针对现在的局面,他愿意与父亲、妹妹一起坐下来商量。

“我们可以商量,只要是对老人好,我是没问题的。不是不管,因为这种特殊的家庭关系逼着我,没办法,我也很难受。我现在想法就是老人我一定要管的。”刘岩说。

虽然这个家庭确实比较特殊,一对儿女都是领养的,但几十年含辛茹苦的抚养和朝夕相处,一家人的关系应该是非常深厚的。兄妹之间、父子之间落到现在几乎不往来的地步,特别是儿子已经近十年没有见过父亲,这确实是让我们感觉非常遗憾。现在刘岩已经明确说愿意坐下来好好沟通商量一下,那我们非常希望大家能把事儿摊开来说清楚,尽量争取化解这些多年的矛盾,最起码让老人能够享受到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不要在痛苦和遗憾中度过晚年。 (日照广播电视台融媒体记者:苗苗 海天)

 
 
 
 
 
阿新视觉     河南轻工业行业协会     麦特名品     河南天翔电力     博凯网络     少儿素质教育     好健康养生养老